忘拿包_克拉米飯

营业关系(狼昏/完结)

一卷小黄眨:

营业关系(二)


狼昏


*口是心非狼×八面玲珑眨


*一个互相喜欢却又不承认的故事


*对不起 不知道怎么结尾


C5


要问朴志训在队里最喜欢哪个弟弟,他可能会在赖冠霖和裴珍映里纠结一下。


但要问到最喜欢哪个成员,朴志训一定会回答,是裴珍映。


裴珍映是裴珍映,弟弟是弟弟。


他从来没有把裴珍映当成弟弟看。


C6.


朴志训是个慢热的人,他不喜欢那些接近他之后又疏远的人。比如,裴珍映。


朴志训知道,他和裴珍映是Mnet的官配,他也乐得和裴珍映组cp。但是,他觉得裴珍映不喜欢。


在裴珍映心里,比起自己大概更喜欢李大辉。


裴珍映的心思不好琢磨,朴志训也懒的琢磨。等发现小孩和自己闹脾气的时候,裴珍映已经和自己开始冷战了。


就像现在,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桌旁,赖冠霖坐在一旁,三个人无言地坐在一起,盯着桌上快要融化的冰沙。


最终,赖冠霖忍受不了这种氛围,打着学韩语的借口遁回了房间。


朴志训没有开口,但在桌下的脚却讨好似地蹭了蹭裴珍映的脚踝。一双桃花眼眨巴着盯着裴珍映看,咬着下嘴唇一副委屈的样子。


裴珍映努力压下想要上扬的嘴角,偷偷红了耳根。


“珍映呐。”朴志训晃了晃蹭着裴珍映的脚丫子,“生哥的气了吗?”


“没有。哥又没有做错什么。”裴珍映垂了垂头,不动声色地收回桌底下的脚。


朴志训见裴珍映是铁了心地不想和自己和好,也没了耐心,“我知道了。”起身,想回房间。


“哥总是不知道。”裴珍映的声音闷闷的,像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也多关心我一下吧,不要总看着冠霖。”


朴志训的步伐顿了顿,转身,坐回了裴珍映身边。


“可是我在珍映身上感觉不到喜欢。”朴志训觉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那个人,“明明我那么想和你亲近。”


“那哥抱抱我,抱抱我就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朴志训被裴珍映拥在怀里,毛茸茸的脑袋靠在裴珍映胸口。朴志训听见裴珍映不受控制的快速心跳,想抬头看看裴珍映。


铺天盖地的吻落在朴志训的眉上,脸上和唇上。裴珍映急促的呼吸和发红的脸颊让朴志训轻笑出声。


窗户纸捅破之后,朴志训搂上裴珍映的脖颈,回给他一个更热切的吻。


裴珍映想,现在他们就不只是营业关系了。


END.





【狼昏】最佳损友 二

九:

裴珍映x朴志训


少爷x少爷


写着觉得太不像无差了,改了


我道歉,下次写一之前我会想好的。



 


 


朴志训一到了家行李都没打开第二天就要蹦出去和老同学们聚会,正巧和下了班回家的他爸遇上。朴爸爸一心要断了他的经济来源让他靠工资自己养活自己,不准再胡闹。朴志训哪肯,跟他爸据理力争,朴妈妈夹在中间左劝右劝也没用,最后差点上房揭瓦的朴志训得了一顿胖揍,总算是消停了。


 


可这下朴志训是生起了闷气,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饭也不下来吃,都是要人送进去。他越想越郁闷,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要被自己爹追着打,又还不了手,真是太丢脸了。


 


周末裴珍映被朴伯母一个电话喊去家里吃饭,表面上说是要谢谢他上次特地下了班赶去接人,其实是想让他来劝劝死都不肯跟爸爸开口服软的朴志训。裴珍映本来周末就要回去看自己爸妈,顺道拐过去就是朴家宅子,一进了门就看见朴妈妈坐在客厅,见了裴珍映宛若救星,赶紧迎上来。


 


裴珍映上楼敲敲朴志训房间的门,转了转门把手发现根本没上锁,直接进去看见朴志训把刘海扎了个小辫儿,穿着一身粉粉的睡衣,趴在床上玩手机。


 


听见有人进来了他也没回头,直到裴珍映走过去到他床边坐下,那颗小苹果才反应过来,回头一看是裴珍映立刻扔了手机求抱求安慰:“珍珍!你终于来解救我了!”他侧过了身子对着裴珍映张开手臂,低头看着他的裴珍映顺势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朴志训被揍了的屁股还没好全,一个劲哎哟哎哟地叫。


 


裴珍映目光向下瞄了瞄,“就你这样还要和你爸对着干?”


 


朴志训愤愤地,“他使用暴力!我都几岁了他还打我!”,他揉着自己的屁股瞪了一眼身边看着他有点幸灾乐祸的裴珍映,“臭小子,我看见你想偷笑了。”


 


裴珍映连忙扶住他,心里觉得要是能让朴志训听话点也不是坏事,他就像个没绑线的风筝,想往哪儿飞就往哪儿,一不小心连影子都找不着。好不容易把他劝下去吃饭,看他下楼梯一瘸一拐的样子裴珍映又有点心疼,看来朴伯父是够生气,下手挺狠啊。


 


总归是自己亲儿子,看见裴珍映和朴志训从楼上下来,也憋了几天的朴父生硬地招呼了他们一声,父子俩谁都不肯道歉低头,但总算打了罩面。


 


饭吃到一半朴志训扭来扭去的不舒服,筷子一放又语出惊人:“我想搬出去。”


他爸听了这话刚要发作,被朴妈妈拦下来,好声好气地问:“你还想搬哪儿去啊?”


朴志训瞄了一眼顾着低头吃饭没准备加入这段对话的裴珍映,勾过他的肩膀说:“我搬去和珍映住。”


 


“嗯?”裴珍映转过去诧异地看着说话的人,脚背突然被朴志训猛地一踩,台面上的朴志训对着他古灵精怪地眨眨眼,然后转过头说:“珍映的公寓离公司也近,又有多余的房间,我住过去正好,是吧,珍映?”


 


裴珍映知道朴志训是一心想逃离他爸的监视,这小算盘恐怕是从自己过来之前就打得叮当响。裴珍映一肚子私心也被这一撮小火苗点燃,他底下挣开朴志训踩着自己的拖鞋,看上去既乖巧又靠谱,“是啊,志训哥住过来的话,我们平时上下班也顺路,我能看着他的。”


 


朴志训看着一脸假笑的裴珍映,心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觉得这朋友临时发通稿反应还能这么快,真是自叹不如。志训哥都叫出来了,他本人都快忘记裴珍映有多少年没叫过他哥。印象里初中之后就没叫过,裴珍映初三时候一下窜的比朴志训还高,从那时候就喜欢喊朴志训大名。反过来朴志训就喜欢换着花样给裴珍映取外号,最喜欢叫的还是他的小名珍珍,有事求他的时候也叫裴总,毫无节操可言。


 


 


 


朴志训说搬就搬,生怕他爸又后悔,动作起来一点都不含糊。从国外带回来的行李依旧没开箱,直接隔天又运去了裴珍映的公寓,然后又从家里理了个大箱子,甚至几个摆在装饰柜里他特别喜欢的模型也一并搬了过去。


 


他在裴珍映家转悠了一圈还算满意,就是家里一片黑灰白看着太无聊,改天得添点颜色进来才好。末了他往裴珍映家里客厅的沙发上一躺,对着刚从房里换好衣服出来的裴珍映问:“我饿了,咱们晚上吃什么呀。”


过了一会又自己接上:“哎,你家那个阿姨呢?她来不来给你做饭啊。”


 


裴珍映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来,她就在老宅。”


 


朴志训想了想也点点头,一下从沙发上打了个滚坐起来,“那我们出去吃吧,我搬来第一天,我请客。”


 


听了他这句话裴珍映都没响,他边挽起袖子边往厨房走,一眼都没看朴志训但说出来的话却把朴志训给吓着了,“家里有菜,我做。”


 


“不得了,我们裴总。”朴志训跟着裴珍映进了厨房,人靠在一边的流理台上,震惊地看着裴珍映熟练地系上纯黑色的围裙,从冰箱里拿了食材,又放去水池里洗。一年没见,和自己一样的裴少爷都会下厨做饭了,而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朴志训不知道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他傻愣愣地被推回了客厅里看电视,再被叫去吃饭的时候裴珍映已经做好了简单的四菜一汤,全是朴志训以前去裴家点名要吃的家常菜。他给惊得感叹词一个连一个,尝了味道之后感动地都想给裴珍映跪下,“珍珍,你可太贤惠了,这味道我都想了一年啦。”


 


裴珍映这一年每逢周末都会回老宅子跟着做饭的阿姨学,练了无数次今天才终于有机会露了一手,他边给朴志训夹菜边观察那人的表情,一口接一口,看来味道是真的对了。


 


“好吃?”


 


“嗯嗯嗯。”暖黄色灯光下的朴志训点头如捣蒜,心里想着原来搬过来还有这种福利,以后的日子实在美滋滋。


 


“那就好。”裴珍映放心了,弯着眼睛笑了笑,“吃完了去把碗洗了。”


 


朴志训听了这话差点给噎住,“什么?”


 


小时候开始裴珍映就是个朴志训搞不定的角色。朴志训从小就皮得很,穿着背带裤迈着小短腿在家里的花园噔噔噔地跑过去跑回来,带着他的阿姨跟在后面追,生怕他摔一跤。


裴家和朴家住在一个别墅区,裴珍映那时候也是个走路要人牵的小宝宝,他第一次跟着妈妈来朴家做客的时候,就正面撞上了这小哥哥。


朴志训一开始觉得来了个小客人很新奇,硬要拉着他一起玩,摇摇手上的遥控车说,“你看,我妈妈给我买哒,是不是超级酷。”


 


幼儿园里其他的小朋友见了朴志训的新玩具都会跟着羡慕,可裴珍映低下头摸了摸遥控车的身子,歪着头奶声奶气地回答说我也有啊,而且你这个都被撞坏了。


吃了瘪的朴志训也不生气,他又带着裴珍映回了房间,一样一样搬出自己的宝贝,一定要裴珍映看上哪个愿意跟自己一起玩儿才罢休。


 


朴志训从小就是这样,他要是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那肯定是一门心思的对你好,什么都能分给你,不睬他他也不生气。裴珍映小时候总是对他虎着张脸,他觉得也没怎样,还是成天嬉皮笑脸地闹着裴珍映,弟弟喜欢这个吗,弟弟喜欢那个吗。


 


 


“考虑好了?”裴珍映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思想斗争了半天的朴志训。


 


“哼。”朴少爷扒完了最后一口饭,不熟练地开始收拾。他嘴里的东西还没完全咽下去,腮帮子还鼓着,望向裴珍映的眼神里有点幽怨,裴珍映憋笑憋得厉害,往后一靠做甩手掌柜。朴志训伸出手到对面把裴珍映的碗拿过来和自己的叠在一起。“我是看在你做饭这么好吃的份上!”


 


-tbc-




这个设定看上去很无聊


但我好想写完哦



【昏狼昏】小冤家

九:

无脑短打一发完


ooc预警




 


 


“啊啊。”


 


初夏的夜里,晚风吹着还是凉凉的,下了晚课的学生陆陆续续地走进学生公寓的大门。男生寝室最里面那幢楼的楼下,一个身材高高瘦瘦的男孩穿着宽大的T恤和及膝短裤,脚踩着一双塑料人字拖,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小喇叭。


 


他顶着一头看上去很蓬松像颗小栗子一样的棕色毛,额前的刘海因为他太着急的缘故有几撮被汗黏在了额头上。他认真捣鼓着那支迷你喇叭,其实一共就两个按键,他把声音调到最大,又好奇地按下了音乐按钮。


 


这下可好,下课回来的买夜宵路过的全被响彻宿舍区的致爱丽丝给吸引了,等男孩再次手忙脚乱地把喇叭的音乐关了,抬头看看身边已经围了十几个群众。


 


“他要干嘛啊?喊楼吗?”


“男生站在男生寝室下面喊楼???这么劲爆!”


 


他听到了后面人的议论也当做没听到的撇撇嘴,甩甩头发,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拿着开到了最大音量的喇叭。


 


“啊,啊。”


 


“那个……五楼的朴志训在不在,五楼的朴志训在不在!”


 


“朴志训!!!!!我喜欢你!!!!!”


 


“五楼的朴志训!你快下来!!!”


 


楼里的阳台上一瞬间全是探出头来看热闹的人,有几个光着身板吹口哨,嘴里都是卧槽兄弟你可以啊。


 


可是五楼的朴志训到底是谁啊,人呢。


 


“朴志训!!!我!喜!欢!你!”


 


“喂……”


一个低沉的声音艰难地挤过后面层层围着的人墙。刚下了晚课的朴志训一路走进来就跟千里传音似的恍恍惚惚听见自己的名字,到了宿舍楼下才听清是怎么回事。……真是丢脸丢到外太空,他捂着脸挤进去然后拍拍认真喊楼喊到手舞足蹈的人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裴珍映,你疯啦?”


 


 


“我错了我错了是我错了。”裴珍映顶着栗子头抱着书包一路跟着朴志训进了他们系的阶梯教室,周围同学看到他已经见怪不怪,整个院都知道隔壁广播电视系的裴珍映天天粘新闻系的朴志训粘的可紧,朴志训周围三米之内必有裴珍映,发誓要把人追到手为止。


 


朴志训坐回了位子上正眼都没瞧他,裴珍映也跟上去一屁股坐在他前座,讨好地把买的早饭全堆在那人桌上,对着朴志训眨眼睛:“我错啦,你别不理我嘛,我以后再也不喊楼了。”


 


朴志训把书包放进桌子里,然后一样一样拿出手机耳机书和笔袋,把觉得碍事的早饭袋子们往前推了推,他看着裴珍映撅着的嘴巴心软了些但还是不肯轻易松口:“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我是最喜欢你的裴珍映呀!”看见有回应了就知道有戏,裴珍映笑眯眯地乘胜追击给自己解释,“这不是你说的吗?人家追人都是先表白,我就以为你想要我正式表个白呢,我这不是先上车后补票吗。”


 


朴志训给气的想翻白眼,他想说的是人家追人都是先表白,然后就会被拒绝。到了裴珍映这儿追人就是先缠着你,圆圆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你,你要是晾着不睬他就好像是你的罪过。朴志训想到这儿默默地拿出耳机往耳朵里一塞,看着他无力地摆摆手,“都要上课了,赶紧走。”


 


面前的人委屈巴拉地哦了一声,慢腾腾地站起来,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开始听歌的朴志训,转身下了一节梯。


 


“等等,回来。”


 


“来了来了!”听见这句又马上一个箭步跨上来期待地看着朴志训,裴珍映要是后面有根尾巴,现在都能激动地跟着主人摇起来。


 


朴志训指指前面各种各样的早饭袋子,“带着这些东西一起走。”


 


 


 


同个院隔壁专业的裴珍映几个月前开始跟吃错了药似的盯上朴志训,缠人功力一流,简直是传媒学院的头号八爪鱼。一开始朴志训后面跟着个锲而不舍的小人心里总有点不爽,停下来转过身,低着头跟了一路絮絮叨叨的人直接撞上自己的肩膀,朴志训看着他无奈地问,你到底喜欢我哪儿啊?我改还不行吗?


 


裴珍映之前根本没看路,一门心思地跟着朴志训走。看到朴志训转过来跟自己说话了还挺高兴,他咧开嘴笑着说:“哪儿都喜欢啊,你现在改是来不及啦。”


 


裴珍映口口声声地天天追在后面说喜欢他,这份喜欢跟裴珍映本人一样莽莽撞撞。他追人的套路就是一个字,粘,天天在朴志训眼前晃来晃去。先是来送早饭,被朴志训赶走几次之后又来蹭课,后来新闻系的老师见了他都要笑眯眯地打趣说又来陪男朋友上课啊?朴志训一巴掌拍他头上说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裴珍映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非常听话地收拾了东西往后边挪了一排,戳戳朴志训的背,说那这样行不行。


 


 


最近有点奇怪,朴志训走在食堂里排队打饭,左顾右盼找了半天,却没有裴珍映的影子。


这本来应该是件好事,朴志训想有可能裴珍映终于坚持不下去快要放弃,不准备时时刻刻跟着自己了。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来了嫌他麻烦话又多,不来又想知道他跑到哪儿去了。


 


连着几天吃饭时间该端着盘子来找朴志训蹭桌子的裴珍映都没出现,可是上课时候裴珍映还是老跑到朴志训教室的窗外笃笃笃地敲他隔着玻璃对着他傻笑打招呼,公选课也照旧来占新闻班的座,就是一到饭点见不着人。


 


 


 


-今天我生日!!!


五月十号一大清早,朴志训就收到裴珍映没头没脑的一句微信,他大发慈悲地回了一句生日快乐,没有表情没有标点,对面的裴珍映还是激动地回了三串语音。


朴志训其实想问问,你最近都在忙什么,饭都不吃了吗,可最后又什么都没发。


傍晚从学校骑着车出来,回宿舍路上路过甜品店,朴志训骑过去了又转回来,鬼使神差地进去买了块一人份的奶油小蛋糕。


 


他和裴珍映不住一栋楼,朴志训回了趟宿舍后偷偷拿着蛋糕摸过去,发现裴珍映寝室的门没锁,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他把小蛋糕放在裴珍映的桌子上,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等他回来,就在这时裴珍映正好抱着一大箱泡面从外面进来,看见朴志训站在他们房间里吓得嘴巴能塞下一整颗鸡蛋,“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我?”看见他突然回来的朴志训也有点慌张,“哦,我来还书啊。”


 


“还书?”裴珍映把泡面箱子往地上一放,一脸狐疑地看着朴志训“你问我室友借的?我怎么不知道。”


 


朴志训撒了谎还一脸正直,“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他说完看了一眼脚下的一箱子泡面,这几天的疑问仿佛有了眉目。他把箱子往旁边踢了一脚,“你买这么多干嘛?”


 


“啊……”裴珍映坐回到自己座位上,有点心虚地不敢看朴志训,“我最近有个片子特别赶,没办法,吃饭的时间都要拿来剪,只能吃泡面啦。”


 


是吗?朴志训微微皱起了眉毛。裴珍映这时才注意到桌上多出来的蛋糕包装盒,又大惊小怪:“哇,怎么有个蛋糕,是你买给我的吗!”


 


“才不是。”朴志训扭过脸不看他,继续扯谎,“我来之前就看见它在那儿了。”


 


既然不是朴志训送的,那它也就是块普通的蛋糕而已,裴珍映晚上打开来三口两口地吞了。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日,几个重要的朋友和爸妈给他送了礼物和祝福,今年还收到了朴志训的生日快乐,对他来说就很足够了。


 


朴志训走了之后另外三个室友陆陆续续地回来,被裴珍映一个个抓着问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擅自借了书给我们志训竟然不告诉我,室友们面面相觑地说这位大佬谁敢跟你抢着借书给他啊。


 


???裴珍映迟钝了大半天的脑子终于转起来了,有点后悔刚刚怎么这么草率地就把那小蛋糕给吃了,急的连味道都没怎么尝出来。他趴在床上两条小腿翘着晃来晃去,甜蜜蜜地给朴志训发微信。


-你说谎!被我发现了!他们说你根本没有借过书!


-说!你是不是特地来给我送蛋糕的!


 


过了一会儿朴志训回,


-有的吃还话多


 


 


 


裴珍映的生日再过个十几天,就是朴志训的生日。下了晚课的朴志训被几个朋友拦下来说要出去给他庆祝庆祝,朴志训也不好推辞,他看了眼手机,今天的裴珍映除了早上发了个视频过来之外,一点动静都没有。


 


朴志训想,太反常了。平日里粘人精一小时不出现都要嚷嚷说着想死我了,怎么到了我生日人倒不见了。


 


快熄灯时候朴志训才回寝室,进门时候总电闸已经被关了。另外三个室友借着台灯各做各的事,看到他进来坏笑着打了个招呼:“生日快乐啊志训,今天这么晚啊。”


 


朴志训道了谢,再往里走到自己的床边才看见有个人靠在那儿,头上带着个彩纸做的三角形小尖帽子,现在有点歪了瘪了,看上去有点滑稽。裴珍映等得太久,靠着朴志训的枕头睡着了,朴志训抬手看了眼手表,十一点多。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他的嘴角翘起来,拍拍裴珍映的小脸,“喂,醒醒。”


 


“唔……”裴珍映睡得很浅,睁眼见了朴志训一下笑开来了精神“你回来啦。”


 


朴志训以为早上收到的那个咋咋呼呼的视频就是裴珍映的生日礼物,万万没想到裴珍映准备的大礼远不止那个。他神神秘秘地从脚底下把礼物拿上来,是个四四方方的大盒子,直接的没有任何包装,一眼就能瞧见上面有个巨大的运动品牌logo,裴珍映刚睡醒打了个小哈欠眼睛雾蒙蒙地看着朴志训憨笑,“这个给你。”


 


“喜欢吗喜欢吗?”裴珍映递过去时候小脑袋也凑过去,“你一定喜欢吧?上次我看你在手机上看了它好久。”


 


打开来是一双朴志训的确想要了很久的限量版球鞋。


 


“你不是金牛座吗?”朴志训看着面前价值不菲的礼物都不好意思收,他想到前几个礼拜裴珍映突然不来缠着自己吃饭而是一个人蹲在寝室吃泡面,就用脚趾想也知道买这些东西的钱都是他勒紧裤腰带省下来的,就眼前这个傻瓜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不是都说你们金牛座爱钱如命很抠门?”


 


“切,那是不了解我们金牛座。”裴珍映装阔,“爱钱是真的,但是金牛给喜欢的人花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喜欢你就想给你花点钱。”


 


他说完抬眼看着在劣质的台灯光里抱着鞋盒子发呆的朴志训,小心翼翼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喃喃地说“朴志训,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我很喜欢。”朴志训难得很诚实,抿着嘴拍拍腿上的盒子。


 


“嘻嘻,那我走啦。”


 


“等等。”朴志训拉住裴珍映的手腕,犹豫了几秒特别不自然地咳了一声,“都关门了,你怎么回去?”


 


裴珍映本来想说他有一百种方法溜进去,实在不行就求楼管大叔被记个名字呗。但话全到了嘴边又赶紧往回咽,他眨巴眨巴地看着朴志训:“对哦,都这么晚了。”


 


朴志训把原本裴珍映靠着的枕头又重新往他手里一塞,自己站起来把礼物盒郑重地放进柜子里。拿着盆去洗漱前对着还坐在他床上抱着枕头发愣的裴珍映说,“那你就在这睡。”


 


脑子里仿佛一道惊雷闪过,生怕朴志训后悔似得裴珍映闪电般地脱了鞋蹿上床。他想这种中头彩的机会不抓住,简直就不是人。裴珍映迅速地靠着墙躺好,整个人窝在里面只留下一张窃喜的小脸和两只抓着被子边边的爪子,对着朴志训挥挥,“你快去洗,我先睡!我很乖的!”


 


等朴志训带着一身水气和沐浴露味道躺下来,寝室里的光都灭了。号称自己很乖的裴珍映是真的不敢占太大地方,缩手缩脚的靠向墙里边睡着了。朴志训侧过身看他,这时候的裴珍映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呼吸都是一下一下轻轻地,比起平时闹腾的样子现在就像个小天使。


刚在心里夸完,这天使睡着睡着就不老实,手伸过来一头扎进朴志训怀里,呓语了几句把头埋在朴志训颈窝里不动了。


“喂……”


“裴珍映。”


朴志训有点僵住,拍了拍裴珍映的后脑勺想确认他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在恶意揩油。过了一会又真的没有别的动静,成了等身抱枕的朴志训听见裴珍映在梦里咂咂嘴,甜甜地说梦话。


“喜欢你,朴志训。”


 


 


 


六月校运动会,朴志训被叫去帮忙摄影和写新闻稿。大老远地就看在站在塑胶跑道上热着身的裴珍映给自己打招呼。还没等自己走近,裴珍映就哒哒地跑过来,今天他要参加长跑比赛,穿着T恤外面还挂着件亮黄色的背心,上面钉着比赛的号码牌。


 


裴珍映低头看见朴志训穿着自己送的新鞋笑的更开心了,缠着朴志训的这么多日子里他早就摸清了朴志训的性格,说喜欢就一定是喜欢,说不喜欢也不一定是不喜欢。面上毫无表情但是心里九曲十八弯,看上去凶其实人很温柔,超级容易心软的,小裴的朴志训攻略里一笔笔的都给他记好了。


 


朴志训脖子上挂着个不轻的单反,被裴珍映拉着一起往长跑的起点走。裴珍映站上线时候他拿起相机装模作样地拍了几张,放大看预览就看见站在离自己最远的那根跑道上的裴珍映比着耶对着镜头笑得欢。


 


“傻子。”朴志训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气音说。


 


“朴志训!”裴珍映的声音从那头跨过好几个人传过来,他跳起来摇摇手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弯着眼睛笑:“在终点等我吧。”


 


三千米的长跑比的是毅力,这种项目一般都没人愿意报名。朴志训觉得就裴珍映这种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性格才会答应。六月下午两点多的阳光又热又刺眼,操场上此起彼伏地呐喊加油声充斥着朴志训的耳膜。他想,裴珍映的确拥有傻傻的毅力,喜欢一个人可以使出浑身力气,每天都乐观地重新开始。


独自付出又很容易满足,等你发现他闯进来赖着不走的时候,他就跟灌进你生活里的蜂蜜水一样,天天把你泡在蜜糖里,都舍不得逃出去了。


 


比赛接近尾声,一组十一个人都只剩最后一圈的冲刺环节。朴志训举着相机开了连拍咔嚓咔嚓地按着,镜头里的裴珍映喘着气,小脸通红,脚下的步子越来越重。


离终点还有短短一百米,朴志训放下相机眯眼望着已经很吃力的裴珍映,他逆着光跑过来,刘海被风吹到后边,露出精致的眉毛。


 


下一秒,裴珍映抬头看见朴志训真的一直站在前面等他,喉咙里火辣辣的血腥味都让他没那么难受了,刚想加速奔过去。


脚踝一下受力不稳的一歪,裴珍映整个人猛地向前扑倒在塑胶颗粒粗糙的跑道上,双手一撑跟着向前滑,手掌膝盖都被蹭出了一道道血痕,最疼的还是扭到的脚踝。


 


身边加油的人一下子全围了上来,远方看着的朴志训也急的不行,三下两下跑过去拨开人群,蹲下来的时候相机都差点被砸到地上。他看着裴珍映好好跑个步都能把自己摔成这样,眉头都皱紧了,拎起裴珍映的胳膊就往自己身上背。


 


边动作还边不忘数落他,“你是白痴吗?慢慢跑不就行了?”


 


裴珍映虽然挂了彩身上好几个地方都很痛,但心情极佳,他在乎的才不是比赛名次,不过就是想快点跑到朴志训身边去而已。


 


趴在朴志训的背上离开了人群,欢欢喜喜地吸着他衣服上的洗衣粉味,刚刚自己摔倒了之后朴志训焦急着向他跑来时候的样子他可都看见了,受了伤还得意地笑嘻嘻“朴志训,你现在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


 


“……没有,你想多了。”


 


“才不会。”裴珍映把脸凑到前面和朴志训的贴在一起,他觉得自己有点热,但是朴志训的脸蛋竟然也那么烫,“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你喜欢我!”


 


“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裴珍映赖皮地把朴志训的脖子搂更紧,“哇训训你好凶,哎……呀我的腿好痛。”


 


 














-end-


 


我决定把我的无脑甜饼放进一个tag


暂定叫9号wd糖果屋




太傻白甜了 真是不好意思=     =。